新闻是有分量的

造车新势力危局:欠薪、欠款大面积爆发

2019-07-22 16:07栏目:汽车

  造车新势力一度意气风发,如今却遭遇冰冷的现实。

  7月1日,贵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贵州长江汽车”)20多名员工堵在公司门口讨薪。据人力社保局等政府部门网站投诉的信息,贵州长江汽车、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长江汽车”)以及长江汽车重庆创新中心都出现了欠薪。

  贵州长江汽车的母公司、杭州长江汽车管理层人士牛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承认欠薪事实:“确实是很困难,老板也在想方设法解决资金问题,现在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杭州长江汽车欠薪只是造车新势力整体困境的缩影,国内造车新势力企业中,逾10家出现拖欠员工薪酬或供应商货款的情况。

  “很多新势力企业垂死挣扎,到明年大面积倒闭或出现。”曾效力于两家造车新势力公司,现为北方某新势力企业高管的楚门表示。

造车新势力危局:欠薪、欠款大面积爆发

  长江汽车资金链紧张

  邵晶在5月份离开杭州长江汽车。

  “到我离职的那个月,公司拖欠了今年2~4月份工资和2018年年终奖。”邵晶说,办公室人员从今年2月开始大面积被欠薪,而制造工人2月份还照常发工资,但3月后也开始拖欠工资。

  欠薪的并非只有杭州长江汽车,杭州长江汽车旗下的贵州长江汽车、一分快三长江汽车至今年7月初也拖欠了三个月的工资和2018年的年终奖。7月1日,经历连续数天的追讨后,贵州长江汽车发放了3~5月份的工资,但到7月份发工资的时间,6月份的工资又拖欠了。

  长江汽车重庆创新中心员工的经历则更富有戏剧性。据媒体报道,因没有续交办公室租金,员工5月底被通知回家办公,每天提交工作日志。长江汽车重庆创新中心也在今年3月起拖欠工资,但5月、6月发放了4000元和2000元的生活补助金。

  第一财经记者就重庆创新中心的事实向杭州长江汽车求证,对方回复是“重庆创新中心是贵州分公司设立的,我们还不清楚”。

  长江汽车还因拖欠货款被供应商屡屡起诉。据启信宝和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2018年1月至今,杭州长江汽车作为被告人共收到69起开庭公告,其中大多数为拖欠供应商货款的合同纠纷,包括车载空调、汽车内饰、金属材料、模具、轮胎等,拖欠的金额从十几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

  今年1月至今,杭州长江汽车被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和杭州铁路运输法院19次列为被执行人。

  种种迹象看来,长江汽车资金已经极度匮乏。 “资金流动性出了问题,公司现在非常困难。” 牛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公司同时在谈好几个融资,现在到了最后的关口。

  “我们计划7月份解决部分工资拖欠的问题,然后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月之内全都解决掉。因为接下来会有批量化订单交付,预计到四季度我们可以扭转过来。”牛犇称,最困难的时候算是过去了,马上能见到曙光。

造车新势力危局:欠薪、欠款大面积爆发

  大面积欠薪浮出水面

  长江汽车欠薪只是造车新势力整体陷入困境的冰山一角。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包括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下称“前途汽车”)、法拉第未来(FF)、天际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博郡汽车”)、绿驰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绿驰汽车”)等在内的10多家公司也出现了欠薪或欠货款,有些出现主动减员的行为。

  数月前,冷平离开前途汽车回归传统车企。7月初,他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离职的实情,2月份起就不发工资了,他所在的部门拖欠供应商货款,一些车展活动供应商的垫资到现在都没有结。

  上周,第一财经记者进入前途汽车苏州工厂内部,看到除了车身外观件外,其他大部分车间并未生产。记者查询汽车交强险数据发现,前途汽车今年前5月销量仅为12辆。

  总部位于安徽铜陵的奇点汽车,据传去年10月传出拖欠员工3个月工资的消息,公司方面以借款的方式暂缓发放工资,并在此后承诺将连本付息返还。此后,奇点汽车发布声明称公司资金正常,第一财经记者与奇点汽车方面进行核实,对方表示上述传闻并不属实。

  绿驰汽车曾因股东方涉嫌非法融资备受关注,去年绿驰汽车整车设计供应商、意大利I.DE.A公司进一步爆料称“绿驰汽车拖欠2700万欧元项目款”。之后绿驰汽车回应称“2700万欧元欠款”是双方签订但未正式生效的“A00协议”中的合作项目款。